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穿書後,成了五個反派崽崽的惡毒後孃笔趣-第380章仁慈心善看書

穿書後,成了五個反派崽崽的惡毒後孃
小說推薦穿書後,成了五個反派崽崽的惡毒後孃穿书后,成了五个反派崽崽的恶毒后娘
“呵……”
只是愣了一瞬,君宸钰立马回神,低垂着眼睑,冷冷地呵笑出声。
“你在劝我……仁慈心善?”
他缓缓出声反问。
宁夏转头看向他,微微耸了耸肩,说道,“我不是在劝你善良,我在告诉你,你的一举一动,关乎着两个国家百姓的生死。”
未经他人苦,莫劝他人善。
更何况,君宸钰看起来,跟善,完全不搭边。
根本就是个,在自己跟自己玩崩坏,自己把自己给搞黑化了的……破小孩。
君宸钰赫然抬头,一双漆黑的眼睛,静静地盯着宁夏,那双如死水一般的眼神,掀不起一丝波澜。
“他们的生死……干我何事?”
少年低哑的声音,轻飘飘的,仿佛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,神色冰凉得没有温度。
世道不公,他们的命既捏在我手中,那便由不得他们自己选择……
少年自私的想着,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。
宁夏紧抿的唇,紧绷成一条直线,看着君宸钰,眉头皱得死死的。
下一秒,宁夏沉沉地吐出一口浊气,扬唇笑了下,“你既这般说了……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。”
破小孩,无药可救……
君宸钰就这般眼睁睁地看着宁夏离开的背影,直至消失在拐角处,他才收回视线,垂下眼帘,沉沉地叹了一口气,整个人显得十分阴郁。
所有人都是这般……
被捆住的双手,捏紧成拳,低垂着脑袋,隐匿在阴影处的面容,缓缓勾起了唇角。
朕决定要做的事,谁也阻拦不住……

宁夏从空间田地里出来,径直走到交易的面板,撑着面板台,面无表情地站了一会儿。
过了一会儿,抬手,揉了揉额角,颇有些头疼。
这般将人关着,也不是个办法。
得想个好法子,将人掰正回来……
可君宸钰整个人显然已经崩坏到了,没法改变了。若非他重生回来,危险系数大,早年的时候,她便会将人直接留在身边,好好养养,指不定还能掰回来。因为他莫名其妙的重生,整个人显得癫狂又扭曲,杀人都不带眨眼的,实在是……难以下手去纠正。
宁夏又是一叹。
一个三观已经崩坏的成年人,其他能不能改的,基本都已经定型了。
她现在唯一想知道的是,究竟是因为什么东西,让君宸钰变成现在这个模样,不管不顾,也要抵死去缠着老二,即便是牺牲所有人。
若只是单纯的喜欢……像君宸钰这般崩坏三观,尤为自私的人,应当是不会做到这个程度的……
系统冷冰冰的声音,忽而上线。
【宿主,你这般困着男主,是没有用的。】
宁夏听着系统的声音,无语到不想接话了。
除了这样能拦一拦君宸钰,她还能有什么办法,风凉话谁不会说,真的是。
【且,宿主这般轻易暴露空间,风险系数很大。建议宿主想其他的办法。】
系统只是冷静地阐述事实。
它只是一个没有自主意识的机器,除了下达命令,其他的事情,不在他的考虑范围。
宁夏懒得搭理它,从空间里出来,看着四处旷野密集的树林,沿着小道,往回走。
远远在山道之下,便看到院门口处,一只棕红色的烈马,牵引的绳索被捆扎在树干上,限制了行动。
这应当是君宸钰的坐骑……
宁夏朝着烈马走去,见四下无人,院门紧闭,手速飞快地将马儿收进了空间。
别的不管,先将人困住了再说。
群龙无首的大军,没了首,两个之间的战争挑不起,缓一缓也是好的。
“回来了?”
宁夏伸手推开院门,坐在院子里,擦着剑的凌渊,扭头看了过来。
宁夏轻缓地点了点头。
LAST GAME
凌渊的视线落在宁夏的身后。
宁夏顿顿了一瞬,道,“人走了。”
凌渊眉心微微蹙起,起身,朝宁夏走去,抬手将她紧皱着的眉眼抚平,出声道,“他既来了,我会让他将这些贼人铲除。”
凌渊大抵也是知晓了,这龙虎山上盘踞着的土匪,见她眉眼紧皱,不曾松开,便知晓她心里所忧虑的。
宁夏点了点头,依旧心事重重的。
院子里,空晃晃的,三个孩子都在各忙个的,宁夏无心收拾菜园子,与凌渊道了两句,便只身回了屋里。
她这般困不了君宸钰多久,他手底下的人若是找不到人,自然会找上门来……
她需要静一静,好好想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