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快穿:病嬌大佬的小狐狸她撩爆了 愛下-第九十八章:神勇大將軍vs彆扭嬌夫(5)分享

快穿:病嬌大佬的小狐狸她撩爆了
小說推薦快穿:病嬌大佬的小狐狸她撩爆了快穿:病娇大佬的小狐狸她撩爆了
“我知道了。”颜兮说着起身走到门口。
阿红也就再一次退到一边,重新抱起她的大刀安静等着。
看了看神色微微落寞的红诩,颜兮想了想,将荷包里的银子递给他:“我不懂你们这的规矩,这些可够?”
对她福了福身子,红诩声音轻轻的回道:“客,您出手阔绰。”
无奈的摇了摇头,颜兮道:“我府上今日有事就先走了,改日……改日再来听你弹琴。”
颜兮说完,带着阿红一起下楼了。
快出大门的时候,她和元和口中的“叔叔”,打了个照面。
恭叔比一般男子生的高些,面容虽没特别之处,但眉眼间的韵味却特别经的起琢磨,看上去很有一番味道,颜兮停在恭叔跟前:“我那朋友有些醉了,今夜还要请你们多照顾。”
“客说笑了。”恭叔微微俯身,对她展眉一笑:“这是红楼分内之事。”
“嗯。”颜兮点点头,低应一声,估算着距离,回头看了眼站在二楼目送她的红诩。
“他是什么时候……来这里的?”颜兮脸上带着一丝留恋和不落忍。
“三年前。”恭叔很快道:“这孩子那时生了病,被人扔在我这红楼门前,我看他模样还算不错就将他留下了。”
“您这么问,可是刚才红诩让您不舒服了?”
“没有。”颜兮随口道:“他很好。”
·
从红楼回府的路上。
阿红越琢磨越不明白;“主子,您刚才问恭叔红诩公子的过去,是怀疑红诩公子,还是对他……动心了?”
愛妃你又出牆 小說
颜兮本来在看马车外的街道,听到这话,她神情不变的抬眼看向阿红:“怎么这么问?”
“我看您,对他好像很上心。”阿红一边说一边回忆道:“我在您身边这么多年,还从没看您主动牵过谁的手。”
轻笑一声,颜兮道:“你这话说的不对。”
“我为漂亮郎君费的心,可从来不少。”
阿红不赞同道:“您哪有做过什么?”
“若是您真有这份心,元小姐刚才也不会那么惊讶了,主子别说漂亮郎君了,这么多年你身边连个雄性都没有……”
颜兮提醒她:“我不远千里从南阳带了一捧土给苏苏。这难道不算主动、上心?”
“当然不算,这事是苏公公拜托您在先,您同意在后。”阿红道:“再说,回京的路上顺路带捧土这点小事,跟男女之情有什么关系?就算苏公公当时拜托的人是我,我也会帮他的。”
“更何况,苏公公早就是皇上的人了,他人在宫里,又被净了身,您一个将军跟他能有什么?”
“阿红。”颜兮沉声道:“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。”

阿红一愣,随即底下头:“主子赎罪。阿红没有看不起苏公公的意思。”
宦海無聲 小說
颜兮摆了摆手没再说什么。
·
到了颜府门口。
颜兮刚一下马车,就看见骑着高马从街那头疾行而来的李莽。
在心里嘀咕了句,【她这名字倒是写实。】
颜兮正了正衣冠,走进府门:“陆大人呢?”
“在前厅等您呢。”府里的管家回答。
颜兮点头:“陆大人可有说为何而来?”
“没说,急匆匆的,还带了不少东西,我怕是什么大事,就将人请进来了。”颜兮他们回来的匆忙,府上的管家是临时从军队里提的一个女子,这人在战场上心细如发,但在人情往来上神经又粗的像头牛。
脚步微顿,颜兮对她道:“若是有旁人问起此事,你就说陆大人此次前来是有要事相商,昨日就递了拜帖,是我忘了。”
“啊?”管家闻言反应了会儿,一直到颜兮带着阿红走远了,才反应过来颜兮是什么意思。
虽说是朝廷命官,但陆大人本身还是个男子。
一个男人,一言不发的就往女人府上跑,传出去轻则让人笑话,重则会让人戳脊梁骨。
陆大人不守男德。
这种话要是在坊间传开了,对他不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