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風起龍城 愛下-第五三二章 桃桃,你聽我說!閲讀

風起龍城
小說推薦風起龍城风起龙城
康尔泰酒店,18层的总统套房内,张桃桃双腿交叠地坐在沙发上,俏脸毫无表情。
苗子维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来,规整地挂在了墙壁上,随即笑着问道:“喝点吧?”
“你喝吧,我没心情。”张桃桃回。
“你是遇到了一些麻烦啊,呵呵。”苗子维笑吟吟地回了一句,捻起兰花指,将衬衫的袖子卷到肘部,这才迈步走到冰箱旁边,从里面拿出两瓶特供矿泉水,倒进一次性水壶中加热。
张桃桃看着他,也没有吭声。
苗子维慢悠悠地从酒柜里拿出杯子,红酒,一边忙活着,一边说道:“桃桃,你找我来,不会是劝我放弃进攻吧?”
“在岛上要杀我的是你?”张桃桃问。
苗子维没有正面回答:“你不会是带着录音笔来的吧?呵呵!”
“你没那么蠢,我也没那么笨。”张桃桃黛眉紧皱地看着他:“我们点到为止怎么样?”
“呵呵。”苗子维淡淡地说道:“我对你没什么恶意。”
“事情搞到这一步,现在说这种话还有意思吗?”张桃桃显得非常急迫:“我知道你手里有对我不好的东西,但我也有。”
“你有什么啊?抓到要杀你的嫌犯了吗?还是他供出来,是我指使的啊?呵呵。”苗子维起开红酒,放在一旁醒着。
二人聊到这里,相互沉默了下来。
苗子维也没再多说,只等着水烧开了,才开始亲自烫着杯子消毒,看着耐性十足。
“OK,OK,我退一步!”张桃桃像是被完全掌控了节奏,无奈地率先说道:“我牺牲一点股份,转让给你,股东会那边我来搞定。还有,矿业那边的事情,我也不管了,我可以在会上支持你的人接手。”
“呵呵!”
苗子维摇了摇头,没再吭声。
又过了起码得五六分钟,张桃桃实在忍不住地问了一句:“这个条件行不行?!”
苗子维倒了两杯红酒,迈着得体的小碎步,来到沙发旁坐下,轻笑着问道;“你真的不喝点吗?”
“我们能直接聊正事吗?!”张桃桃冷脸问道。
苗子维品了一口红酒,脸色莫名涨红了许多。他慢慢靠着张桃桃坐了坐,语气充满挑逗地说道:“桃儿!我对你的心思,你真的不明白吗?”
“我说的不是这个!”
“这是一回事儿。”苗子维瞧着张桃桃的脸颊,裤裆梆硬,眼神迷离:“桃儿,有些事你就是没想明白。你说……就以你的模样和气质,怎么活,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累啊!干个集团副总裁,有什么意思?鞍前马后的忙活,还不见得落好。”
“苗总,我们还是谈……”
“啪!”苗子维伸手揽住了张桃桃的腰肢,手掌上下游动:“退了股,我来接手,后半辈子,我养你……你可以无忧无虑地干自己想干的事,这不好吗?”
张桃桃咬着银牙看着对方:“这是你的底线吗?”
“我真的很难对你产生愤怒。”苗子维将脸颊慢慢靠近对方,趴在张桃桃的耳边,声音极低地说道:“如果不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跟我调皮,向我进攻,我怎么可能舍得让人冲你开枪呢?我只想拥有你啊,桃桃!”
张桃桃用手推着对方:“也就是说,我如果不同意完全撤股,你就要赶尽杀绝?!”
苗子维继续靠近张桃桃:“如果你不是我的人,那我只能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。咱们之间搞成这样,要么床上和解,要么你死我活啊。”
张桃桃瞧着他,久久无言。
“明天就开碰头会了,我真的不想和你当众撕破脸,我也不忍心看到你无助的样子。”苗子维顺着张桃桃的腰肢向下摸去:“你点头,死局就解了。”
修炼狂潮 小说
张桃桃推开苗子维的手:“那就没得谈了?行,就这样吧!”
说完,张桃桃转身就要离开。
“啪!”
苗子维伸手抓住她的腕子,使劲向沙发上一甩,身体压上去,脸颊上泛着笑容:“……我听说你……还是个处.女?!你知道我为啥喜欢你吗?我就是喜欢你的干净的,你的骄傲!”
“我没带录音笔,”张桃桃倒在沙发上看着他:“但我带了别的。”
“桃儿,你听我说……!”
“啪!”
张桃桃从右侧兜内掏出一发手蕾,直接怼在了苗子维的脸上:“把你的手拿开!”
苗子维怔了一下,眉头紧锁:“你……你这就有点扫兴了。”
“拿开!”
“OK,OK!我不喜欢抱着手蕾做那事儿,你拿开,太脏了!”苗子维眼神厌恶地躲到了一旁。
张桃桃起身,迈步就要向外走去。
苗子维坐在沙发上端起红酒杯,声音沙哑地说道:“你可以走,我也不会拦你。我说了,我喜欢的是你骄傲的样子,而不是被强迫的样子。”
张桃桃背对着他,站在了原地。
“你可以拍拍屁股走人,或是被上层部门逮捕,但你想过吗?那些跟你奋战许多年的高层、同事怎么办?”苗子维晃动着酒杯,轻声说道:“因为的你错误,有多少人会家破人亡,你想过吗?”
张桃桃猛然转身,眼圈通红,愤怒至极地攥着手蕾吼道:“为什么非得置我于死地呢?为什么?!”
苗子维看着她:“我给你考虑的时间,明天你要按时出现在会议上,跟我点个头,那一切都好说。如果你不来,那就是另外一种结果了。”
张桃桃无言以对。
“就一夜哦!”苗子维竖起了一根手指。
“……你……你让我考虑考虑。”张桃桃低着头,缓了好半天,才转身离去。
苗子维目送她离开,拿着电话叫了下面的安保人员。
“苗总?!”
“盯死她。”苗子维轻声吩咐道。
“您为什么刚才不留住她呢?”
“我要的是她的人,还有她手里的集团股份。”苗子维傲然说道:“这种女人,你不在精神上击败她,她是不可能屈服的。”
“高,您太高了!”
“有多高?”
“十八层楼那么高!”
“……呵呵,去吧!”苗子维摆了摆手。
……
楼下。
张桃桃眼神中的委曲求全、无助,全都消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鱼死网破的坚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