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極品醫神奶爸-第62章 小柯南許燕展示

極品醫神奶爸
小說推薦極品醫神奶爸极品医神奶爸
“这是人是鬼啊?”
猛然看到这一幕,唐英吓的直接抱着叶尘的胳膊。
整个人都靠在他的身上。
身子都有些发抖。
今天之前,别说看到这么一个发疯的女子了。
喜耕肥田:二傻媳婦神秘漢 小說
就算是大半夜去地里面执行任务,她也从不畏惧。
可现在三观被颠覆。
让她心有余悸,看到什么都像是煞气,惊魂不定。
“人。”
叶尘说:“不过却中邪了。”
“你别拉着我了,我去把她拦下来看看情况。”
食聊志
叶尘拍了拍唐英的手背,往她身体内输入一缕浩然真气,让她缓和一些。
这才抽身冲向那个女子。
一巴掌就打在她的后心,直接把她打倒在地上。
“你,你怎么把人打死了?”
唐英皱着眉头道。
“没死。”
叶尘说:“只是晕过去了。”
“她身上有煞气,应该是受到九阴聚煞阵的影响,我帮她清理一下就好了。”
说着,叶尘拿出一张驱鬼符,把那女子身上的煞气清除掉。
然后又掐了一下对方的人中,把她叫醒。
“这,这是哪里?”
许燕睁开眼睛,看到悬挂在半空的月光。
猛的从地上坐起来,不敢置信道:“我不是在家里睡觉的吗?”
“怎么会跑到这里来?”
“你中邪了。”
叶尘说。
“中邪了?”
许燕不但没有任何惊慌,反而还有些沾沾自喜。
“真的中邪了啊?”
“哈哈哈,我就说,这个新城区有问题,他们都还不信。”
“这下他们应该相信我了。”
“额!”
唐英满头黑线,“你跟人打赌,竟然是为了中邪。”
“你就不怕吗?”
“怕什么啊?”
许燕傲然道:“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,难道鬼怪还能行凶不成啊?”
“可现在是黑夜。”
唐英纠正道。
“黑夜又如何?”
许燕说:“有你这样的警察在,还有他这样的大师在,能有什么事啊。”
“你怎么知道他是大师?”
唐英疑惑道。
“那肯定啊,我在我们学校的外号可是小柯南。”
许燕信誓旦旦的分析,“警察都是正派人物,肯定不会迷信。”
“而我又是中邪,现在却清醒过来,肯定是他出手了,那他就是大师了。”
说着,她还伸出手递向叶尘道:“大师你好,我叫许燕,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叶尘。”
叶尘伸手跟她轻轻一握。
可许燕却没有松开他,而是不断的摇晃着,感激道:“叶大师,谢谢你让我清醒。”
“不过,能请你再帮我一个忙吗?”
“先松开。”
叶尘皱着眉头,目光有些阴冷。
深更半夜,拉拉扯扯。
而且对方还穿着睡衣,甚至睡衣还有些凌乱。
这要是传出去,有损他的名声。
许燕也意识到不太礼貌,急忙把手抽了回来,干笑两声。
“什么忙?”
叶尘这才问道。
“明天你能陪我去一趟学校吗?”
许燕慌快的说:“我之前说新城区有问题,我那些同学不相信,就带着他们来这边走了一圈。”
“现在我中邪了,我想请你去给我作证,证明新城区有鬼。”
“胡闹!”
叶尘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,“就因为不相信……,等等,你刚刚说什么?”
“你还带你同学去新城区了?”
“他们会不会中邪啊?”
听到这个,许燕的脸色不惊反喜,“那太好了。”
“哈哈哈,这下不用你去证明,她们自己就会相信。”
“住口!”
叶尘冷厉道:“你知道中邪的后果吗?”
许燕愣了一下,反问道:“能有什么后果?”
“首先,你看看你自己。”
叶尘没好气道:“好端端的正在睡觉,却不知不觉的跑到了这里。”
“而且还穿着睡衣,若是遇到心生歹意之人,你的青春还要不要?”
“其次,中邪之后,会丧失理智,做出一些极端的行为。”
“万一他们自杀的话,你承担起这个责任吗?”
“还有,中邪的话,若没有及时破解,对身体的危害将会特别大。”
“长时间被煞气侵扰,甚至都没有机会清醒,彻底变成一个神经病。”
听到叶尘越说越严重,许燕也害怕了。
上前抓住叶尘的手臂,担忧道:“那怎么办?”
“我没想害他们的啊。”
“万一他们真中邪了,我,我……”
“你回头联系一下那些人。”
唐英说:“真中邪的话,你就报警,找一个叫唐英的警察,我会帮你们联系叶大师,请他出手医治。”
“好,好,我明天就联系他们。”
许燕慌忙点头。
叶尘也没有拒绝。
现在他是地网成员,解决这些煞气是他的分内之事。
问了一下许燕的住址,就在新城区附近。
叶尘和唐英一起先把她送回去,然后才往唐家赶。
唐为民并没有住在疗养院,而是在一处稍微高档的小区。
小区不大,但住的大部分都是官家的人。
守卫森严。
叶尘刚到那边,就感觉到了好几道冷冰冰的目光。
甚至还有冷兵器,让他有点不舒服。
唐英更加不舒服。
因为她看到小区门口站着一个妇人。
披着个外套,站在那里东张西望,有些紧张。
正是她的母亲韦彭丹。
原本还紧张不安,可看到唐英跟叶尘一起回来,脸上顿时就浮现出了笑容。
走上前,冲着叶尘温柔道:“叶医生,原来小英是跟你在一起啊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“这么晚了,要不你也别回去了,就在我们家住吧?”
唐英就是因为这个才不舒服。
自己已经二十七岁了。
可因为性子比较野,体格也健壮。
一般的男人都害怕她,哪里敢跟她谈恋爱啊。
能接受她的男人,大部分都是富家子弟,亦或者是官家的人,唐英也看不上眼。
韦彭丹就发愁她的婚事。
担心她成了大龄剩女,嫁不出去。
但凡见到她跟男子亲近,总是一副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。
再说,带回家住?
住哪?
家里就两个卧室,难不成让他跟我睡啊?
所以不等叶尘开口呢,唐英就冲着他道:“爷爷,你不是还有事情忙吗?赶快去忙吧。”
“我已经到家了,不用你再操心。”
说完,她便拽住韦彭丹的手,把她拽到了小区里面。
韦彭丹几次扭头,都被唐英拖走。
气的她对着唐英后脑勺就拍了一下,“死丫头,你怎么这么没礼貌啊?”
“人家大半夜把你送回来,你就不能说声感谢,请人家到屋里喝点茶吗?”
“妈,我知道你什么意思。”
唐英坏笑道:“不就是想把他当成你的女婿培养嘛。”
“我告诉你,没戏。”
“为什么啊?”
韦彭丹有些生气,“人家叶尘年轻帅气,又有超高的医术,难道还配不上你吗?”
“配倒是能配得上。”
唐英说:“不过他已经结婚了,女儿都已经上幼儿园了,我肯定是没机会的。”
“再说,他是我爷爷。”
“哦,对,刚刚你喊他爷爷,究竟怎么回事啊?”
韦彭丹这才意识过来,惊讶道。
“他跟我爷爷结成异姓兄弟,可不就是我爷爷嘛。”
唐英得意道:“好了,妈,我的婚事不用你操心,我努努力,争取今年就把自己嫁出去。”
叶尘并没有走远,这些对话他听的一清二楚。
嘴角忍不住弯起一抹弧度。
嫁出去?
就她这母老虎的做派,谁敢要啊?
当然,这不是叶尘操心的事情,他要赶快回家,整理一下自己的战利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