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朕又突破了討論-第四百九十一章 獻寶,奇物【求訂求票】閲讀

朕又突破了
小說推薦朕又突破了朕又突破了
赵淮中看过礼单,和一众使节温言交谈了几句,颇多勉励。
众使臣遂被人带下去,后续自有蒙毅负责和他们接洽其他事情。
吕不韦出列,汇报后续对城郭诸国的安排:
“臣等联议,认为可将城郭诸国国境,分成七个大郡。
郡守由我大秦指派, 其中龟兹,大宛,精绝三国原国主可暂继郡守位。
嶽麓山山主 小說
龟兹是城郭大国。
其国主担任我大秦的郡守,利于稳定人心,具有特殊意义;
大宛则是离我大秦最远,却最先呈详表,愿归秦的城郭国家, 理应厚待;至于精绝, 纳降进献之物是其国中镇国器,可见其归降诚意。
此三国皆有特别处,故而臣等认为可将他们的国主转为郡守,任期为五年。
五年后是否留任,再做议定。”
吕不韦娓娓道:“除以上三国原国主变更为郡守,余下各国国主、宗室,将迁来我大秦咸阳,或周边城地居住,杜绝其反复。
另,城郭之地共设七郡,其余四郡郡守,皆由陛下委派之,可彼此辖制,相互监督,利于长治久安。七郡的守军则由我秦军统一接管,定期换防。”
赵淮中翻看吕不韦等众臣所书,关于城郭诸国的后续处理方策。
共有上百条,非常详尽。
核心内容就是加强这些地方的中央集权, 利用分化,扶持地方势力等秦灭国后总结的各类行之有效的策略,力求让西域诸国,迅速变成能为大秦尽职尽忠的下蛋母鸡。
且力争让其下出金蛋,进一步强秦。
“大宛之地便于养马,臣等认为后续在大宛,当增建两座马场。
龟兹人善于舞乐,善铁器造物,后续预计在其境内加强工造。
另,我大秦将积极鼓励与西北通商。”
“臣附议!”
吕不韦话落,尉缭,张苍,韩非等人陆续附议。
他们事先已经商议过,才敢把议定的内容呈给赵淮中,所以效率极高。
赵淮中点头认可后,便散了朝议,回到书房批阅其他奏本。
临近中午,他从葫芦里取出几件城郭诸国进献的奇巧之物,随手把玩。
其中比较特别的是一口玉雕的水井, 柱形, 长近尺许,直径有小臂粗,井口内凹,表面光滑,玉质温润。
赵淮中将其拿在手里,神色略有些古怪,感觉这东西不仅是水井,还可以用来装逼。
最奇妙的是井内居然是有水的,且常年不干涸,你说奇怪不奇怪。
当把井口凑到眼前,往井内看去,就会见到那井内幽深,井水闪着波光。
其内气息氤氲,慢慢变得如虚似幻,竟有一名男子和多个女子浮现。
这几个男女很快就在井里展开了对口操作,过程中头头是道,你来我往。
这井里的情景,每次看都不相同,保证了新奇感的同时,又满足了猎奇心里。
赵淮中追溯其因果,简单研究了下这玉井的来历。
却是天地间有阴阳二气,乃天地交泰,众生繁衍之气所结。
这两缕气机交融,便可演化众生繁衍之景象。
眼前玉井是因缘际会下,得了稍许天地交泰的气息落入,故而能显化些奇观异象,以男女对应阴阳。
它映现的是每个人心底的欲望,赵淮中看,显化的男女,隐然就是他自己和后宫嫔妃们。
这玩意是大宛国收藏的异宝,要不是这次想舔一下赵淮中,大宛国主断然不会舍得拿出来。
“等拿给皇后她们看看,倒是挺有意思。”
其他进献之物还有许多,其中一件引起了赵淮中的注意。
那是一面玉板,上面刻着字迹。
“……吾在古时曾见天降荧惑之石,落在地之西南,遂有虚空破碎,露出一个深黑的窟窿,其内幽暗不见底,能吞噬天地。
凡见其异状者,便会在梦境中每日出现。
吾精绝国中先知判其为灾祸,后将那荧惑之石送入地下深埋,却被康伊人所得……如今的康伊阴气弥漫,或与此有关!”
这是精绝国主进献的东西,阐述的是精绝古时曾有天灾之石降临。
古人将荧惑视为灾星,也就是有陨石坠落,为天地异兆。
精绝国进献上来的玉板,就是在诉说该国古时发生的一宗变故。
赵淮中看后划出重点,荧惑之石落地,引发了未知变化,且其变化能影响人的心智,常在梦里出现,宛若梦魇。
后来,天降的荧惑之石被精绝人给埋了,再然后被康伊人所得。
怀疑康伊化为人间鬼域,就和那块诡异的荧惑之石有关?
赵淮中之前在康伊南护王阎朝安的意识里,也曾看到些东西,和此时精绝国送来的玉板内容结合,就能推断出康伊的某些秘密。
目前能确定的是康伊宗室手里,藏了一件异物,很可能就是精绝玉板上说的荧惑之石。
赵淮中判断所谓的荧惑之石,是一件先天品级的器物。
且,大概率是件阴间至宝,不然不会诱发康伊变成人间鬼域,阴气肆虐。
具体是什么还不清楚,但显然不是勾魂笔,不然已经祭炼过地书的赵淮中,不会毫无感应。
或许该去康伊王都看看。
赵淮中收了手里的几件东西,道:“褒姒,你来。”
墙上的画卷空间里,探出鬼美人祸国殃民的脸:“陛下叫我吗?”
见赵淮中点头,她就从画卷里走出来,裸足秀气小巧,在翻飞的裙裾下若隐若现。
赵淮中把刚才那個水井递给她:“你看看,这里边有好玩的。”
“哦……这是什么?”
“这是件宝贝,你先适应适应,它适合深入浅出的观看,你将神念深入进去,它就会给出回馈画面,你要是不愿意看了,就把意识浅浅的撤出来。”
褒姒没听懂,但很听话的让看就看,单手接过玉井,发现有些大,又变成双手捧着,把眼睛凑到井口,往里边看去。
赵淮中在褒姒观看阴阳井的时候,放出神念和地书产生了联系。
天庭。
虚空秘境内,九州卷和地书交融。
两者气息对接的地方,混沌翻腾。
而混沌内,无数的符号、咒文,线条衍生的道力规则彼此碰撞,交融,有的融合在一起,有的则诱发了爆炸般的波动,在两者交接处激荡涌动。
它们的融合过程漫长且神异,就像在演化一方天地。
地书内,赵淮中的意识降临。
因为上次差点引起九州卷的警觉,他变得更谨慎,将自己的意识,随着地书悄然推送了稍许进入九州卷。
他做的非常隐晦,推送过去的念头,微弱到若有若无的程度。
嫡女有毒
稍许神念,成功送入九州卷,没有出现异常。
赵淮中浅尝即止,随即罢手。
他是想试试,一段时间后,积少成多,能不能对九州卷形成某种影响。
總裁的退婚新娘 梧桐凰
当前天庭和妖族的激战日趋激烈,大秦攻伐西北的同时,天庭和妖族也在仙界东域对垒。
暗地里,双方都增派大量人手,天庭在全力寻获勾魂笔,为将来地书和九州卷相合做布局。
妖族则旨在破坏天庭的谋划。
“天庭也还没找到勾魂笔的确切消息,但勾魂笔同样是在远古后,随着阴间崩裂而消失的至宝。由此推断,勾魂笔很可能亦藏在某扇阴司之门内,天庭目前就开始追寻散失的阴司之门线索。”
赵淮中从地书里收回神念,思绪起伏。
扭头看了眼小秘书。
褒姒刚把阴阳井放在一边的矮席上,满脸通红,摇着臀儿逃回了画卷空间。
“喂,你在井里看见什么了?”
褒姒没吭声,一溜烟的跑回了画卷内。
赵淮中收起阴阳井,起身来到宗庙石殿的仙台之上,开始修行。
他距离再次突破非常接近,有半只脚已经跨入下一层次。
造化境的每次突破,都是一次翻天覆地的变化,是生命形式的重新构建。
当赵淮中展开修行,他体内气息涌动,和天地相合,身后化出六道道力光环。
他的身形居然从仙台顶端消失了,像是从这一方天地抽离,不再被这方天地的任何规则束缚。
此一刻,没有任何力量,能感知追溯到他的踪迹。
两个时辰后,赵淮中仿佛从天外归来,重新出现在仙台上,睁开眼睛,吁出一口混沌般的气流。
十二月中,咸阳初雪。
而在咸阳数千里外的西北,狂风呼啸,风沙飞扬。
塔什干城下,秦和康伊爆发了正面交锋。
康伊集结大军想收复失地,廉颇反而收缩兵势,展开固守,将康伊的大军拖在南部战场上。
与此同时,李信所部禁军,合夜御府精锐,蓦然杀入康伊东线。
十二月中下旬,双方在激烈的厮杀较量中度过。
李信所率禁军出现后,康伊人才醒悟过来,原来南线一日破防他们两座重城的秦军,并不是最精锐的部众。
大秦禁军才是!
康伊集结大军,但东线兵马并未抽调,对秦军发起的东线攻势,并非毫无准备。
一品棄仙,廢材嫡女狂天下 千重
然而大秦禁军出动,展现出来的作战能力却是大出康伊预料。
大秦禁军刚修行了六九兵策,战术变化,攻防能力和以往相比,又有了很大进步,更灵活多变,深浅莫测。
而让康伊人防线彻底崩盘的是方军虎,辛武率领的龙甲禁军。
他们首次投入战场,通过空投的方式,深入康伊防线的大后方,复制了廉颇的战绩,一日间撕开康伊西线的两座坚城。
李信则率三万禁军从东线破防,到十二月下旬,和从西往东的龙甲禁军成功会师。
两线兵马碰头,标示着他们已经彻底打穿康伊的中部防线,将东西两线连在了一起。
此后数日,秦军来回横切,将康伊人的东西两线打的七零八落。
十二月末,天寒飘雪。
咸阳殿里,赵淮中正在看西北战报。
康伊人因为禁军的突进,已经放弃夺回塔什干和拓木,被迫回防,廉颇立即出城追击。
到十二月末的现在,康伊人已经失去了和秦对攻的信心,全线转为防守。
廉颇估计,大概明年春,秦将全面击溃康伊。
“用不上明年春那么久的……”赵淮中心忖。
这时刘琦从外边进来:“陛下,时间差不多了。”
赵淮中起身往外走,今天是个大日子:“准备好了吗?”
“是,已按照陛下吩咐准备妥当。”刘琦应道。
Ps:求订求票,谢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