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帶着倉庫去三國 愛下-第518章 臧霸看書

帶着倉庫去三國
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三國带着仓库去三国
陶谦下令放下武器投降,令各地徐州士兵欢呼雀跃,兴奋得手舞足蹈。
徐州士兵真心不愿意与夏口军为敌,夏口军是百姓喜爱的军队,是百姓的保护神。
这种口号在《百家讲堂》上早刊登过,对于夏口军一直坚持打击外夷草原种族,更是不断发表出来。
让辽东地区赵云旗下几个骑兵师名声大振。
最近一期,刊登夏口军收复九真、日南等地区,还将这片地区的来龙去脉叙说明白。
追本穷源,九真、日南地区是中原版图,是秦始皇时期就拿下的中原版图。
半岛不用说,《百家讲堂》早在前几期就刊登过,对半岛的情况详细说明。
当然了,《百家讲堂》对董胖子道行逆施、肆意妄为,犯下罄竹难书的罪行也给予痛斥。
特别对袁术、袁绍二兄弟,占着袁氏是四氏三公之后人,不思忠君报国,反而割地分裂国家大书特书。
还对一些刘姓诸侯,给以批评。象刘表、刘岱等人,叙说他们行为不耻等。
当然了,《百家讲堂》也提出了封建帝王制、君主立宪制、共和制、联邦制等国体问题,让天下人议论评判。
秦琪一直觉得,真理、道理越辩越清晰,越辩也明白,只要是好的东西,不惧怕辩论。
(C88) [ForestRest (もりのほん)] 深秘画录 (东方Project)
《百家讲堂》在祢衡主持下,越来越受读书人、儒生、文化人、百姓的喜爱。
现在名声打出来,不用愁稿子问题,就算书院中的大佬,也时常在《百家讲堂》上发表学术文章。
一旦投稿被启用,会给撰稿人发放稿费,这一制度的实施,让很多文人积极性高涨。
秦琪接到陶谦跪了的消息,马上让夏口军护送随军官吏到各地上任,接管城池,整编部队。
一切有条不紊展开。
不过呢?
徐州琅琊郡是一个特殊的存在,琅琊郡太守臧霸,臧宣高,表面上看是隶属于陶谦。
事实上,这么多年过去了,琅琊郡臧霸已经发展成听封不听宣的局面。
有好处就听,没好处就不理会,有点独立称王的味道在里面,秦琪绝对不允许出现这种局面。
为此,秦琪派出纵横家蒋干出使琅琊郡,先礼后兵,要是臧霸胆敢不听劝。
会让臧霸逃亡天涯、死无葬身之地。
在秦琪的管辖区内,绝不允许出现分裂的地方存在,必须第一时间打击。
为了让臧霸臣服,这次秦琪让许褚陪着到琅琊,一是保护蒋干,二是力压臧霸,让他考虑清楚。
琅琊城主府:
徐州放弃抵抗,投降夏口军,让臧霸闻到了危险,马上把孙观、尹礼、吴敦三人叫来商量对策。
“三位兄弟,你们应该听说了,夏口军进攻徐州,原本以为要打一段时间,
没想到,夏口军不废吹灰之力就拿下彭城、东海郡,一下子令陶谦跪了。
凭本人对秦琪的了解,绝对不允许咱们盘踞在琅琊地区,绝对会派大军来清剿。
大家说下,咱们如何应对。”
臧霸道。
哈哈哈!
孙观大声狂笑起来。
“臧老大,夏口军怎么了,敢来攻打咱们,让夏口军好好品尝下我们的手段。”
孙观道。
“臧老大,孙兄说得没错!咱们琅琊这个地方,道路难行,地形复杂,
只要守好几个隘口,夏口军来多少兵马,也让其寸步难行、有来无回。”
尹礼道。
“臧老大,何别担心,孙兄、尹兄二人说得好,咱们聚集在琅琊这个地方,
谁来也占不到便宜。怕什么夏口军,凭臧大哥一身勇武,天下间谁耐何得了咱们。”
吴敦道。
臧霸是一个非常小心谨慎的人,听了三人的话,眉头不开,反而皱起来。
“三位好兄弟,你们太高看我了。夏口军里面战将如云,能打的将军数不胜数。
这些年来,夏口军对外出征,从未败过一战,算是百战雄师也不为过。”
臧霸道。
“臧老大,何别要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。大哥的能力我们晓得,当世能有几人是对手。
要是夏口军敢来,咱们好好给夏口军喝一壶,让夏口军明白天外有天、人外有人的道理。”
孙观道。
孙观、尹礼、吴敦等人确实傲娇,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,毕竟他们收拾了好多黄巾军残余分子。
问题是他们碰上的黄巾军,全是小娄罗,没碰上牛逼到天花板的大咖人物。
不要说黑山张燕、于毒,就算是泰山的管亥,也能让臧霸好好喝一壶的。
臧霸摇摇头。
“三位兄弟,你们太低估夏口军的强悍实力,不要说秦琪帐下黄忠、
典韦、许褚、赵云、太史慈等猛将,就是鲁肃那个书生,带兵作战非常厉害,
自从跟着秦琪,从未打过败战。听闻秦琪帐下,还有一支山地兵,专门用来对付山地作战的兵马。
全是五溪谷的土著组成,经过几年的训练,战斗力非常强悍。益州就是由山地兵拿下来的,
数量有五万多人。一旦秦琪对咱们动手,肯定会抽调山地兵过来,到时候,咱们一点便宜占不到。”
臧霸道。
“臧老大,夏口军真的有那么强大,不会是夏口方面吹出来的战绩吧!”
尹礼道。
“不是!是我闲来无事,让人专门搜集来的情报。从得来的情报看,夏口军真的非常强大。”
臧霸道。
咚咚咚!
“进来!”
臧霸道。
“报告大当家,夏口军派出使者蒋干来到咱们这里,求见大当家,说有事相商。”
传令兵道。
来得好快啊!
“臧老大,夏口军是什么意思?此时派出使者,难道是来劝咱们放弃抵抗,象陶谦一样不战而跪。”
吴敦迷惑不解道。
“很有可能!”
孙观道。
“臧老大,咱们要怎么办?”
尹礼道。
“先听下对方说些什么,要是条件合适的话,咱们投降夏口军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费洛蒙中毒
臧霸道。
嗯!
“把夏口军使者请进来,千万不要为难,更不能动手。”
臧霸道。
“遵命!”
传令兵道。
不大一会儿,蒋干在许褚保护下,缓缓走进城主府大厅中。
“见过几位将军,卑职叫蒋干,这位是许褚,许仲康,是我家主公贴身保镖。”
蒋干抱拳道。
许褚扛着青龙偃月刀,站在蒋干身后,怒目而视,看向臧霸、孙观、尹礼、吴敦等人。
臧霸等人感觉身上压力山大,象一座大山压在臂膀上似的,重如千斤。
“蒋先生,许将军,二位请入坐。”
臧霸邀请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