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美都市异能 不見上仙三百年-102.扯平鑒賞

不見上仙三百年
小說推薦不見上仙三百年不见上仙三百年
花信遽然收手, 猛地撤回杀招。
回撤的杀招威压未减,倒朝他这个出招者横扫过来。
一时间,整个大悲谷底雷霆作响,碎石崩裂。
他疾退一步, 灵识却还是被轰击得散了。不过下一瞬, 他便又重新凝出了身形。
藤蔓里逸散的黑色邪气就是在那一刻被扫荡开来的, 地底的场景顿时清晰起来——
那片生长、供养着藤蔓的深穴居于当中, 两道身影则落于两端, 隔着阵局和深穴相对而立。
云骇瞥了一眼被攥过的手, 背到了身后。那道长长的经幡带着风声, 也一并被收拢。
他抬头朝这边望过来,开口道:“看来……你便是立这邪阵的人。”
特极囚犯
这语气实在陌生, 眼神更是陌生, 花信被问得一怔。
片刻之后他才忽然记起,自己这抹灵识化形时,下意识用了封薛礼的模样。
于是, 一声“云骇”还未出口, 就咽了回去。
而除了那一声“云骇”,花信便不知要说些什么了。
他看着对面仙官青色的身影, 良久才道:“你为何会来这大悲谷底?”
云骇正打量着他,闻言失笑道:“稀奇了,这话本该由我问你才对。这整片山谷都由我看顾,我在大悲谷的任何一处都是天经地义, 倒是你……”
云骇瞥了一眼阵局,那些如狂蟒一般的藤蔓此时已然安静下来, 伏在深穴里,显出了一副乖顺模样。他又抬了眼, 经幡在他身后烈烈作响,说明气劲始终流转不息,随时都能出招。
但他并没有立刻动手,而是开口说道:“我实在好奇,你究竟是何许人也,居然能如此悄无声息地在这里布下阵局。若不是今日接到了传书,我不知要多久才会发现这地底的蹊跷。”
花信静立片刻:“你接了传书?”
云骇愣了一下,神情变得意味深长起来:“你这语气……你知道我说的是哪种传书?”
作为曾经的仙首,花信当然知道。
那些有执掌之地的仙人,若是所掌的地方出了一些问题需要他们下界处理,便会收到传书。可归根结底,这还是灵台天道的意思。
天道在这个时机,驱使着云骇来到大悲谷底,驱使他发现这道阵局……
花信的神色沉了下去。
但他忽然听见云骇思索片刻,得了结论:“你是仙门中人?”
花信猝然抬眸。
云骇说:“这反应,看来是说中了。”
花信:“何出此言?”
“直觉咯。”云骇道,“你听到我说这整片山谷都由我看管,也没有露出什么意外的神色。说明见过我,知道我?或是在仙谱上翻到过我。你还知道我口中说的传书是什么意思。而且……”
他忽然顿了顿,眉心轻蹙了一下。他的眸光从花信身上扫过,在肩颈处停留片刻,怔怔的似乎有些出神。
“而且如何?”花信点了一句。
“而且你站得太过板正了,简直有点像……”云骇蓦然回神,改口道:“简直比我这正经仙人都像样得多,一看就是仙门出身。你姓什么?”
花信静了静:“封。”
云骇一脸了然:“啊,封家,难怪难怪,人间最大的几家仙门之一。”
他感慨完,换了神色,缓缓道:“那既然是仙门出身,为何沦落到要在这大悲谷底立一方邪阵?”
花信闭口不答。
过了片刻,他问道:“为何同我说这么多话?”
云骇也是一怔,他自己似乎也有一瞬间摸不明白,下意识回答说:“不知道。”
但紧接着,他便恢复了神色,不甚在意道:“我这人做事一贯随性,觉得好奇当然要问上几句,否则憋得慌。不过……也可能是因为你方才撤了杀招,礼尚往来我自然也要缓一缓再打,多同你说两句。”
这番话让花信沉默了好一会儿。
他不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话了,很久以前他就听云骇说过,他当时不能理解也无法苟同,只觉得对方做事太凭心情,容易惹祸上身。可如今,他却只觉得白云苍狗,好久未闻。
云骇看向深穴,说:“你这邪阵又是灵肉又是骨血,供着这些藤蔓,是要改命还是要害人?”
花信第一次发现,他说起这些话来居然还有咄咄逼人的一面,叫人无从作答。
他没答,云骇却又道:“我碰到过的那些人里,多半会在这时候答一句,两者皆非,他是为了救人。你呢?也是吗?”
花信眸光落在他身上,静默无言。
云骇见他不答,摇了摇头:“救人的法子很多,为何挑了这么邪的。”
他说着,似乎“礼尚往来”的好奇已经到了头,手里的经幡轻抖了一下。
正要出招之际,花信忽然开口道:“寻常办法无济于事。”
云骇抬眸看过来:“为何?”
半晌,花信轻声道:“因为想救的是已死之人。”
整个大悲谷底在那一刻突然寂静下来。
云骇不明所以,却不知不觉跟着变了语气。他问:“那是何人?”
“我的……”对方说了两个字便沉静下去,神色却模糊不清,似乎不知该如何形容。过了不知多久,云骇才听到一句:“爱徒。”
“爱徒……”云骇跟着念了一遍,又问:“那他如何死的?”
这似乎是一个更加难答的问题,因为对方垂了眸,沉默了更久,才道:“被一剑钉穿。”
云骇的心脏重重砸了一下,仿佛能想象被剑刺穿心脏是什么感觉似的。
他眸光又落到深穴中,望着藤蔓怔忪出神。
等他回过神来,才发现自己无意间问了一句话,他说:“你会难过吗?”
对方答道:“会。”
云骇点了一下头。
“也是,我问得着实有些多余。”云骇看着那深穴道,道:“若非如此,也不至于要以命供命。”
他似是忽然想起般开口:“说起来,我也有个师父。我闲来无事时还当真想过,倘若哪天我出了什么事,受了伤或是死了,他会难过么?”
没等对方接话,他就又开口道:“但我现在又希望他不要太过难受了。”
“为何?”
“因为怕他变成你这样。”
这话落下的时候,四周再没了声音。
“不过他不会的……”云骇在心里说了一句。
他可是明无仙首啊。
他这么说着,手里经幡一转。数十道布帛直窜出去,朝对面那道静默的身影攻去。
对方撤了一次杀招,他便奉还了一刻时间,礼尚往来,扯平了。
这邪阵布在大悲谷底,虽为救人,但也害人,留着祸患无穷。他虽然唏嘘,却也不会手软。这是他所认的公平。
可当经幡带着能绞杀邪魔的威压,将要缠住那个布阵人的时候,云骇却愣了一下。
因为他发现对方还在出神,没有丝毫要还手的意思。
他看着那道长影身边浮着的灯火,忽然有些恍惚。
那一豆荧光莫名让他想起了花信的那盏照世灯,在夜里传林过野时,被雾气一罩,也是这样模糊成团的一片光。
云骇眼皮蓦地一跳!
一切仿佛冥冥之中……
经幡碰到那人脖颈的时候,云骇在空谷的风声里隐约听到了一个名号——
有人跟进了大悲谷底,冲着那个布了邪阵的陌生人叫了一句:“明无仙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