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差一步苟到最後-1705 傷口中的真相展示

差一步苟到最後
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
“轰~”
炸弹列车一头冲进了荒废的海底隧道,六兄弟不敢减速或停车,毕竟遥控器还捏在人家手上,他们倒是想把姜雨蒙丢下车,但进了隧道再丢下去,怕是会被碾成肉酱。
“你们相信我,只要你们不乱来,炸弹就不会引爆的……”
姜雨蒙急声说道:“我们装炸弹不是为了杀人,否则在哪不能装啊,我们是为了找回自己的家人,他们都被刘义集团拐走了,送去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,只有这趟车才能抵达!”
“什么意思?”
赵官仁松开她惊疑的问道:“这趟火车到底是谁安排的,还有那些列车员不都是你们的人吗?”
“我们哪有这么大的能量啊,这是刘义集团的列车,否则我犯得着躲在箱子里吗,只有车长和两个列车员是我们的内应……”
姜雨蒙焦急道:“这趟车每半年才会开一次,乘务员都会更换一批,而我们失踪的家人都上了这趟车,可我们担心刘义还不是主脑,所以才设局引来了其他的党羽,不交代就一块炸死!”
“……”
赵官仁和刘天良错愕的对视了一眼,但赵官仁又惊疑道:“那你知不知道这趟车被调包了,如果是刘义他们干的话,需要这么大动干戈吗?”
“需要!他们一次会骗走好几百人,如果不能瞒天过海的话,必将造成全国的轰动……”
姜雨蒙说道:“你去问问其他乘客,他们都接到了各种通知,有的去上班,有的去赴任,行程全都是由别人安排好的,到时会一块人间蒸发,但他们来自天南海北,平摊到全国就不算什么了,关键是无从查起!”
“每半年拐走几百人……”
刘天良难以置信的问道:“他们是贩卖人体器官的组织吗,但那个断眉的小子为什么要打晕驾驶员,你们的车长又在哪?”
“车长应该在前面,他女儿也被拐走了……”
姜雨蒙解释道:“断眉的哥哥叫陈裕宏,他担心提前制动引爆了炸弹,只能先夺取列车的控制权,但刘义绝不是在贩卖人体器官,他不差这点钱,我们怀疑他绑架黑工去开矿,还有贩卖奴隶!”
“良子!快去通知泰迪哥他们……”
赵官仁急忙推了刘天良一把,等刘天良跑出去以后他又问道:“贩卖奴隶我倒是能理解,可开什么矿需要这么多人,现在都是机械化时代了,没必要冒这么大风险吧?”
穿越之千心翎
“去崇阳岛上开金矿,用机械会被飞机发现,人力就没事了……”
姜雨蒙说道:“开私矿只是我们的猜测,不过贩卖奴隶我们有证据,他们拐卖了很多年轻漂亮的女孩,我本来也是其中之一,但我们提前做好了准备,我逃出来并偷走了一些证据!”
“等下!”
赵官仁问道:“你有利用张老师吗,她说是你要她上车的,还给了她一份黑材料的复印件,她带了几个便衣警察上车?”
“唉呀~她怎么报警了呀,我让她不要管我的事了……”
姜雨蒙跺脚急道:“我把黑材料留给她是以防万一,关键性的证据我也藏起来了,我要是回不去了,地址会在明晚自动发送给她,嘱咐她匿名发到网上就别再管了!”
“你怎么跟她联系的,有说自己或证据在哪吗……”
“没说!我给她私密邮箱留言的,这样不容易被追踪到……”
姜雨蒙轻轻摇了摇头,赵官仁拍着她肩膀说道:“张可人让人给骗了,她身边的警察靠不住,现在我们只能相信同学了,但你确定你母亲她们没死吗,据说基因检测报告都出来了!”
“假的!他们弄了两具腐尸来骗我……”
姜雨蒙起身不屑道:“不过我留了一个心眼,偷偷拿了腐尸的毛发去外地做检测,两具腐尸都跟我没关系,否则我也不会如此执着了,对了!你怎么突然转性了,之前不是骂我是个鸡吗?”
“自己仰慕的女神去陪老男人,哪个年轻人能容忍啊……”
神醫毒妃:腹黑王爺寵狂妻
赵官仁苦笑道:“张老师跟我说了你的事以后,我才知道冤枉你了,但说了那么多恶心你的话,我总得弥补一下才行吧,所以我才约了学校的哥们,一块过来拯救你!”
“谢谢你!官仁……”
姜雨蒙十分感动的给了他一个拥抱,松手又说道:“我去找车长吧,只有我可以说服他,他也能关闭制动起爆的装置,到时候我们一起联合起来,让那些王八蛋放咱们离开!”
“我陪你去,刘义带来了不少高手,人少对付不了……”
赵官仁转身来到了走廊上,只看夏不二和刘天良也过来了,他急忙上前交流了几句,说完便跟着姜雨蒙往前走去,还把帽子和口罩给她戴上,走向本该是火车头的地方。
“不要轻易说话,任何人都有可能是刘义的同伙……”
姜雨蒙一副经验丰富的样子,低头挽着他缓缓往前走去,车厢里已经有人发现不对劲了,海底隧道实在太长了,还充斥着一股霉味,但是一个列车员或乘警都看不到。
“再走就到头了,你们车长在哪……”
赵官仁走到最后一节硬座车厢外,二十几个客人或休息或闲聊,还没人发现不对劲的地方,但他身后却突然贴上来一个人,他强忍住后瞪的一脚,让人一下用枪顶住了腰。
“不要说话,进厕所……”
一个高大的男人揪住他的胳膊,姜雨蒙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,赵官仁只好故作无奈的走进了厕所,而姜雨蒙也跟男人一块走了进来,还冒出一个女列车员守在了门口。
“手举起来!”
男人关上门把手枪贴在腰间,这是一个专业的防夺枪动作,赵官仁乖乖的举起了双手,只看这人四十多岁的年纪,身材魁梧健硕,短发国字脸,看长相就很正派。
“官仁!不要怕……”
姜雨蒙介绍道:“这是我们的组织者海叔,海叔!这是我同学赵官仁,他们跟老师为了救我,一块被人骗上了火车,还有不少同学在后面呢,但他们已经知道刘义集团的坏事了!”
喵星男友征服记
“同学?你知道他们是怎么上车的吗……”
海叔冷冷的说道:“他们把车横在铁轨上,降低车速之后爬上来的,连小宏他们都被打晕了,这些人的素质比特警都不差,要不是刘义养的小狼崽子,怎么能一下就找到你?”
“大叔!我们几个自幼习武,还是搏击社的成员……”
赵官仁说道:“我们同学下午就上了正常的列车,配合张可人老师一块营救姜雨蒙,之后才发现上当了,紧急通知我们过来帮忙,不信我们现在就去把刘义揍一顿,腿打断了给您看!”
海叔举起枪质问道:“那你们是怎么发现炸弹的?”
“如果刘义知道车上有炸弹,他们还敢上来吗……”
赵官仁苦笑道:“断眉小哥一直鬼鬼祟祟,我同学把他拖走揍了一顿,他说了炸弹的事情,还有我们天天都在学校,意外偷拍了雨蒙陪他们的照片,不用我再解释什么了吧?”
“海叔!他们不可能有问题的,我敢担保……”
姜雨蒙信誓旦旦的点了点头,海叔这才垂下枪说道:“你们或许挺能打,可是再能打也打不过手枪,这件事你们这些孩子不要再管了,待会我降低车速让你们跳下去!”
“降低车速怕是不可能了,我同学说驾驶舱是遥控的……”
赵官仁放下手说道:“你们不是想杀人,只是想找回家人对吧,只要你把制动引爆的功能关闭,这件事我们就帮你到底,我同学的小妹妹也失踪了,咱们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
“你们……”
海叔还想再说些什么,可厕所门忽然被推开了,女列车员低声道:“收到上面的指令了,提速了,二十分钟之后到站,刘义的人会出来维持秩序,谁敢闹事就会干掉谁!”
“唉~好吧!你们几个听我指挥……”
海叔急忙吩咐了几句话,匆匆的带着他们走了出去,可赵官仁却一把牵住姜雨蒙,挤开海叔快步往回走去。
不过刚走一半就碰到了三个打手,姜雨蒙显然是认出了什么人,急忙拉低帽檐躲到赵官仁身后,两个人毫无所觉的跟他们擦肩而过,但第三个却疑惑的停了下来。
“站住!”
第三人一把按住了姜雨蒙的肩膀,姜雨蒙吓的浑身一颤,但赵官仁却顺势拧住他的胳膊,猛地把他的脸磕在了椅背上,对方顿时喷出了一串鼻血,脑袋一歪就要往地上倒。
“他娘的!你干什么……”
前面两个打手猛然回身大喝起来,可赵官仁在昏迷打手的腰里一摸,猛地拔出了一把手枪,抬手的同时又上膛开了保险,直接邦邦两枪,将两个打手迎面射翻在地。
“啊!!!”
软座的乘客们吓的抱头尖叫,有的慌忙往桌下钻去,姜雨蒙也吃惊的捂住了小嘴,但赵官仁却猛地把她推倒在座位上,冲着车门外又开了一枪,跟着蹲到了两具尸体边。
“接枪!”
赵官仁从尸体上摸出了两把手枪,头也不回的往后面的甩去,跟着又翻出了两个弹匣,但两把手枪却没有落地,让突然出现的陈.光大双手一握,回身就朝后方开了火。
“兄弟们!开干啦……”
陈.光大手持双枪疯狂输出,将刚跑出来的打手接连射翻,而刘天良也阴在硬卧中,挥棍将躲避的打手砸晕过去,拖进房间里夺过手枪,还把一只弹匣咬在了嘴里。
“咿吼~”
刘天良发出了一声怪叫,冲着十号软卧一顿乱枪,将刚露头的几个人都给逼了回去,刘义的人明显不是人人有枪,仅有两个人在胡乱还击,连刘天良在哪都不知道。
“赵官仁!你们干什么,疯了吗……”
海叔惊骇欲绝的从后面跑了过来,赵官仁已经拉起了懵逼的姜雨蒙,回头坏笑道:“已经插翅难逃了,还扭扭捏捏的干吗,我现在就打断刘义的腿,问清你女儿在哪!”
“嗡~”
全车的广播忽然响了,只听赵子强笑道:“雷迪森and乡亲们,我是你们的死亡列车长,玉面小飞龙,目前的车速是一百一,车门已经焊死,谁特妈也别想下车,让我们一块嗨起来吧,哦液~”
“刘义!夜叉!出来嗨喽……”
赵官仁等人一边开枪一边叫喊,迅速挤压到软卧车厢的两侧,打的刘义等人头也不敢露,只听一个男人怒声叫道:“你们是谁,想干什么?”
“我们是你大爷,想干你姥姥,哈哈哈……”
嚣张的笑声响彻了整条列车,海叔跟小校花呆滞的对视了一眼,拍着大腿哀怨的叫道:“这都什么人啊,谁才是黑社会啊,他们比刘义还无法无天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