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清穿之鹹魚貴妃直播養崽記 夜雨甘棠-第170章 送寶貝來了看書

清穿之鹹魚貴妃直播養崽記
小說推薦清穿之鹹魚貴妃直播養崽記清穿之咸鱼贵妃直播养崽记
一听这通传的话,佟月菀就笑了。
“快让人进来。”
人家给自己送宝贝来了,可得好好招待着不是。
果然,浩浩荡荡一长串的队伍,梁九功打头,后头跟着小太监们,手上或捧或抬着不少东西。
心动计划
“给皇贵妃娘娘请安。”梁九功打了个千。
“梁谙达快起来吧。”佟月菀的眼睛都快黏在梁九功身后了,哪里还有工夫和他打哈哈。
“这些就是我从皇上手里赢来的所有东西吧?”
梁九功一哽,“娘娘,怎么会是您赢了皇上的呢?”
他拼命给佟月菀使眼色,“今儿个您分明是陪着皇上在御花园散心,令皇上的心情十分愉悦,就连处理政事的速度都快了不少呢。这不,皇上龙心大悦,想着库房里还有不少适合您的好东西,便着奴才将东西送了来给您的呀。”
好家伙,这是强行给自己挽尊呢!
佟月菀恍然大悟地一挑眉头,“哦~行吧,皇上爱说什么就说吧,我是不介意的啦。”
至于其他人信不信,那就不归她管了。
宝贝到手,谁还管那个被挖了墙角的土财主是不是在暗自垂泪,默默心疼自己的小钱包呀?
佟月菀随意挥挥手,“快,让本宫瞧瞧都是些什么好东西!”
这可是从康熙皇帝的小金库里头扒拉出来的古董诶!
随便拿出其中一样,放到四十世纪,那可是妥妥要被收藏在首都星博物馆里的镇馆之宝!
女神养成计划
还得是一票难求的那种!
【好激动好激动!没能抢到首都星博物馆珍宝展览门票的我,居然能在主播的直播间里头瞧见这些珍宝最初的模样!!!妈妈,我出息了!!!】
【作为美术生的我也超级激动好吗!】
【快,快呼叫我历史系的老师们,这里有许多的大宝贝要给你们瞧瞧!】
直播间里,观众们都非常激动。
作为皇贵妃,佟月菀的承乾宫里头其实也有不少的好东西。
不过吧,一来是这么久都已经看厌了,二来么,康熙到底是皇帝,他的藏品和妃嫔的藏品,那能是一个等级的东西吗!?
于是观众老爷们都排排坐,搓手手,兴奋了起来。
【搞快点!搞快点!】
许是梁九功也从佟月菀亮晶晶的眼神当中看出了她的迫不及待,于是笑道:“娘娘莫急,都是皇上赏赐给您的,您慢慢瞧便是。这东西呀,它长不了腿儿,跑不了的。”
“你尽说些废话!”
佟月菀与梁九功的关系向来不错,闻言白了他一眼,“可赶紧住嘴吧,让本宫瞧瞧这些好东西。”
完了,她还要傲娇似的加上一句,“本宫可是有自己喜好的,若是不喜欢,你今儿个就顺便把东西一起带回去吧。”
啊这……还有退回皇上赏赐的道理的?
梁九功惊呆了。
下一秒他就想到,若是皇贵妃真的退回一部分……只怕皇上给自己扯的这块儿遮羞布,就要盖不住咯。
梁九功的内心有些忧愁。
而另一边,土财主的伤心之处,压根就不在佟月菀的考虑范围内。
现在的她,满心满眼都是这些漂亮宝贝。
首先被端上来让她过目的,都是一些大件儿的物品。
比如花瓶啦、屏风啦、还有一些成套的瓷器之类的。
佟月菀对这些并不感冒,十分淡定。
观众老爷们倒是很躁动,甚至里面还有几位专门研究这一块儿的老教授,好像是被他们的学生给安利的,都是刚进入直播间的新号。
【请问,主播能否将镜头再拉近一点,好让我们对这些珍宝再看得更仔细些?】
这几位老教授彬彬有礼,打出来的弹幕都和其他观众风格不一样,自带一股文人的书生气。
原本佟月菀都想让梁九功把这些给抬回去了,结果这些老教授一开口,她反而不好意思了。
虽然她个人不是从事这些研究方向的学者,但是正因为有这些孜孜不倦工作的学者们,作为普通人的他们才能够欣赏到历史上那么多的瑰宝,不是吗?
于是佟月菀已经滚到嘴边的“不要”被她又给囫囵吞了下去。
无奈地重新吐出三个字来,“留下吧。”
同时,佟月菀还在直播间里解释了一句,【这些我会留下来的,到时候各位教授可以再仔细研究,这会儿我就快速过下去了哈。】
农门桃花香 花椒鱼
毕竟东西那么多呢,要是一样一样仔细看的话,还不知道得到猴年马月的功夫呢。
对此,直播间里的教授们也十分理解,【好,好,谢谢主播能留下它们。我们不急,主播先看其他的东西吧。】
于是第二批宝贝紧跟着上场。
这次是书画类的。
就算佟月菀没有艺术细胞,她也能看出来这些字、画,甚至还有折扇的珍贵之处。
这一回,都不用观众跳出来,她轻叹口气,直接摆了摆手,“留。”
连瓷器都有研究的教授了,这些字啊画啊的,能没人?
果然,弹幕区刷过去一排的【谢谢主播!】
在这一刻,佟月菀忽然就悟了。
今天只怕是一样都不用挑了,风过留声,雁过留痕,进了她承乾宫的大门,哪里还有走出去的道理?
她又看了一眼陪着笑的梁九功。
“梁谙达。”她忽然叫了一声。
梁九功反应很快,“奴才在。”
佟月菀若有所思地问他:“向你打听个事儿。”
“皇上的私库里头,还剩下多少的东西呀?”
看这些研究方向的学者们的激动程度,她很有必要再坑一波康熙嘛!
再说了,是放在康熙的私库里,还是放在她的私库里,不都是一样的嘛!
(*^▽^*)
梁九功险些一口气没喘上来,拼命咳嗽了起来,“……祖宗,您问这个做什么呀!”
他虽是个阉人,但这会儿脑海中的那根弦也绷紧了,滋滋作痛。
佟月菀迷恋的眼神从被端上来的各类黄金、白银、珍珠、珊瑚、宝石、翡翠、玉石的摆件儿和首饰头面上一一划过,这种流光溢彩的美,才是她的爱呀!
尤其是其中的一盆用黄金做树干,红宝石和红珊瑚做枝干和花朵的半人高的盆景,简直完美戳中了佟月菀的喜好。
艳而不俗!美而不妖!
真的是太漂亮了!
顺便随口回答了梁九功,“别这么紧张嘛!难道皇上还会给我下一次机会坑……咳,不是,是陪我玩这游戏不成?”
番薯 小说
想想都不可能了,康熙又不是小傻子。
不过嘛。
佟月菀忽然眼睛一转,笑得像只小狐狸一般狡黠。
“我记得,皇上输给我的东西里面,仿佛有两副董其昌的真迹呀,怎么没有瞧见它们呢?”
梁九功腿一软,冷汗刷的一下就下来了。